小火星appvip

  

第524章信王,久久生氣瞭

到瞭小廳,果真見著羽十一正在那裡。

而在蘇小喜和蒼瀾陌踏入前廳的那一刻,羽九也現身瞭。

上下打量瞭一番羽十一,見羽十一無礙,羽九原本不善表露情緒的眼底帶著一絲激動。

最後隻說瞭一句‘回來就好’。

身為羽衛中的一員,羽十一的失蹤牽在這段時間,也牽動著大傢的心,如今,終於是放心瞭。

蒼瀾陌掃視一眼羽十一,然後攬著蘇小喜坐到瞭主位上。

旁邊周錦書和寧久久兩人顯然的就是一副看戲的模樣,兩人如出一轍的靠在椅子上,以手支撐著腦袋。

蒼瀾陌蘇小喜坐定,羽十一便單膝跪地,朝著兩人行禮。

很顯然的,這次回歸羽十一的情緒也極為激動。

“怎麼回事?”蒼瀾陌開口。

之前他確實找點些許的蛛絲馬跡,讓他推測羽十一可能並沒有死。

但是之後卻是沒有任何的消息傳來。

“屬下墜崖之後因為有林木的緩沖,這才撿回一條命,隻是......”

接著,羽十一便長話短說的將自己的經歷講瞭一遍。

原來,墜崖後的羽十一正好遇到瞭一個采藥的女子,被那女子所救。

隻是因為摔到的是腦袋,所以羽十一有段時間的記憶和視力都受阻,這才讓他即便是清醒瞭也沒能及時與冥樓的人聯系。

在前不久,因為記憶恢復瞭的緣故,羽十一才離開那采藥的女子,繼而朝著北海而來。

隻是誰都沒有註意到,羽十一在提及那女子的時候,眼底那一閃而過的復雜和歉疚。

但是蘇小喜看到瞭羽十一的異樣,正要出聲詢問,這個時候管傢蘇伯朝著過來瞭。

要出口的話便就這樣的咽下。

“蘇伯,可是有事?”蘇小喜開口詢問。

對於蘇伯,蘇小喜還是極為尊敬的。

不僅僅是因為他一個人將蘇園打理的很好,還因為他與旁的奴才下人不同,對於權勢並不畏懼。

而盡管如此,他依舊能夠得到海城一眾達官貴人的尊重。

“稟郡主,洛王!”蘇伯朝著蘇小喜和蒼瀾陌抱拳,隨即朝著周錦書點瞭點頭,這才開口道,“信王來訪!”

對於信王,蘇伯曾有一面之緣。

所以當那個冷面的男子出現在蘇園的時候,他便已經知曉他的身份。

蘇小喜和蒼瀾陌聞言,不由得對視一眼。

信王既是來瞭,那寧心澄呢?

從蒼瀾陌那裡,蘇小喜可是得知瞭寧心澄和信王在一起的消息瞭。

果然,正想著的時候,蘇伯又道:“信王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女子。”

蘇小喜和蒼瀾陌一聽,相視一眼,眼底都帶著一絲的興味。

感覺,會有有意思的事情發生。

而你就在這個時候,寧久久從椅子上跳下來,小跑到瞭蒼瀾陌的身邊,一臉的嚴肅。

看到寧久久,蘇小喜和蒼瀾陌的眼底都閃過一抹期待。

“陌哥哥,信王是不是就是久久的爹爹。”之前他們說過的,他記得清清楚楚,就是信王。

隻是,現在他必須得問清楚瞭。

蒼瀾陌收起瞭眼底的情緒,很確定的點點頭。

“是!”

寧久久聽瞭,當即便是大怒。

“既然信王是久久的爹爹,又怎麼可以和別的女人在一起?”

“如果爹爹的身邊有瞭別的女人,那娘親怎麼辦?”

說著,寧久久的臉上的怒意就更甚瞭。

“不行,我一定要去找爹爹。”

說著,寧久久就跑瞭出去,那十萬火急的模樣,真真是讓熱飯咂舌。

蘇小喜看著蒼瀾陌,兩人交換瞭一下心中的想法,隨即起身,隨著寧久久的步伐而去。

“唉,你們等等我啊!”周錦書連忙從座位上站起來,匆匆跟上。

有好戲,怎麼可能少瞭他?

寧久久此時並不知道自己的身後跟著一群人,隻一邊快步的跑著,一邊生著那個從未見過的爹爹的氣。

可惡的爹爹,自己和娘錢不在他的身邊就知道讓別的女人趁虛而入瞭。

簡直太過分瞭!

正氣憤的想著的時候,寧久久停下瞭腳步。

不對,漂亮阿姆說瞭,久久的爹爹一定是世上最好的男人。

所以爹爹應該不會忘恩負義才是,可,爹爹身邊的女人是怎麼回事?

寧久久一個人苦惱的站在原地想著,有些想不明白瞭。

而遠處,周錦書蘇小喜等人則是靜靜的看著寧久久。

“哎,你們說他怎麼停下瞭?”

無人回答。

“你們說九舅看到久久會露出怎樣的表情啊,我好期待。”周錦書一臉的期待的道。

無人回答。

“你們怎麼都不說話?”周錦書終於不滿的回頭。

“再不閉嘴就別跟著瞭。”蒼瀾陌冷冷的看著周錦書。

周錦書:“......”他聲音又不大。

而此時,寧久久終於再次動瞭,看著他加快瞭的步伐,似乎是怒火更旺瞭。

沒錯,寧久久更生氣瞭。

他算是想明白瞭,不是爹爹負心瞭,一定是爹爹身邊的那個女人趁著爹爹不在,所以勾引爹爹呢。

畢竟他的爹爹是世上最好看的男人,沒有女人會不喜歡的。

所以,一定是那個女人的錯,他必須要去教訓那個企圖當自己後娘的女人。

不然若是那個女人得逞瞭,娘親該有多可憐啊!

想著,寧久久就恨不得立刻奔到前廳去。

而此時,在前廳,寧心澄和蒼瀾景兩人各坐一邊。

蒼瀾景臉上並無表情,眼角的餘光卻始終註意著寧心澄那邊。

而寧心澄這個時候則是冷著一張臉,顯然是有些不悅。

“蒼瀾景,你到底說不說?”終於,寧心澄冷冷的開口。

跟在蒼瀾景身邊也有半個月有餘,她是問什麼蒼瀾景都不回答,讓她白白的浪費瞭整整一個月的時間。

而隨著時間的流逝,原本還平靜無波的心,卻是不知不覺的變得煩躁起來。

這一刻,她更是莫名的生出瞭一種要逃離的想法。

蒼瀾景視線微移,落在你寧心澄的身上。

“該說的時候,我自然是會說。”語氣與以往一般的冷。

隻是,那冷眸深處卻有著一抹失落。

半個月以來,他想要換回她的記憶,卻都未曾成功。

公公有喜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