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者按:近日,中国青年报“五月”文学版刊发专版“国科大理工生的文学遐思”,选登了国科大“爱读”征文中的6篇来自本科、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的原创稿件。他们将阅读体悟与心路历程,用美好切意的文字表达出来,完成了一程有意义的思想之旅。“爱读”征文作为国科大连年举办的活动之一,意在学而思,知而行,将读书与实干结合起来,通过读书和思辨不断丰盈自己的生命,在科学、艺术和人文之广阔空间自在遨游。那么,国科大理工生笔下的文字故事是怎样的呢?官微将陆续刊发,敬请期待。

莲情

何书琪 / 国科大化学系本科生

季夏的温度早已没了孟夏的初热与仲夏的炽炎,仅余有淡淡的微温,而这点气候恰好令我内心舒适。望着远方的阳,她也疲倦了白日的工作,徐徐向西归去。我迈着小步子,在石路小径踱行,身旁有来去匆匆的游人,可能因为太快、太快,他们的面孔竟然转瞬即逝,不留一点色彩。
趁着晚霞的余光,我笃步向着那个地方。
那地方,鸥鹭翔集,雀蜓飞舞;蝉蛙和鸣,风柳摇曳;湖池粼粼,荷莲田田,曾使我心跌宕,久迷于此。
孟夏某日,因诸事扰心,偷得半日清闲,四处寻求心安之处,等来的只有无果二字。觅之千百度,莫若一回首。决意折返的弥留之际,我不经一瞥,却被不远的灵动金光吸引。揉揉疲惫的眼,发现金光周遭有大片的绿呢,他们还在摆动身姿。款款靠近后,面颊感到微风的凉爽,但身体仍然僵直。一抹浅桃隐在绿中,亭亭净植于金光之上,她尚没受那风的影响,依旧安详、虔诚地享受金光的恩泽。好奇驱动我用手触了触含苞的浅桃,哦,这是莲欸,好想再近些看看。不,莲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况且,莲主自然,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。而,莲,似乎觉察到我愿与知交,也摇曳了一下。我思索良久便离去了,时机未至,君子不夺其所好。
等待的时日总漫漫长长,熬过孟夏持续升温,迎来这炎炎的仲夏。每每念及那抹浅桃,我汹涌澎湃,常思她安好否。看着天近夜色,我悄然溜去那地方,去幽会我的梦中莲。金光虽不再,但顺着上次的石径,摸索着也很快来到莲的身旁。
莲的浅桃已经换成白色,纯洁而优雅,瓣上的水珠好似在述说着她刚刚沐浴完。这出水仙子,安静中透着羞涩,让我不知所措,于是就这样,持续寂然。打破这窘状的是出现了一对老夫妇,老爷爷在前面颤颤巍巍地挪着不利索的脚,一只历经岁月的手紧紧攥着老伴的手,而老伴却比他更颤颤巍巍……
我的眼角不由湿润,脑海闪过叶芝的诗歌《当你老了》。而叶芝的被拒也深深地犹针扎心,再看看白莲中心,荷心是那么的红艳咧,犹如我爱莲的一片赤心,曷不委心任去留呢?心尖有股力量在翻涌,好像在暗示我:快告诉她你的心声吧!快告诉她你的心声吧!快告诉她你的心声吧!我哽咽了一下,抬头,竟发现今夜无月,远方的灯火也在雾蒙间黯然失色。我对自己说了说:想清楚啊,这样只有两种极端的结果!你害怕她受伤,但这也是你必须得迈过去的坎儿啊!深吸一口气后,我终究说出内心的疑惑:莲,你是否愿意让我等待?这时,突如其来的细雨打在我的面颊上,也打在她身上。莲在细雨中摇了摇茎秆,茎秆边产生水波向四周扩散,一层荡起一层,她回复罢:君子之交淡若水,知交仍然。细雨绵绵,我木然伫立,直至朝阳的第一缕光透过云层洒向面颊,心中有了拨云见日的释然,轻轻地与之告别,轻快地离去……
季夏的落霞又驱使我来知交那儿。石路依旧,但白色的莲已褪去瓣裳,仅有莲子卧在荷心,米黄色的外衣包裹着莲青春的回忆,而青春仍是清澈如此。只剩莲子的她,虽然早已没了青春的美丽,但心安若素。想起那日无荷塘月色,却有几分朱自清先生提及过的《西洲曲》。
于我,只顺其自然,亦心便安然……
作为一名在国科大已经学习和生活两年的本科生,最大的感受便是周围腻害的老师和同学太多太多,学校浓厚的多学科交叉氛围亦有别于其他学校的丰富生活体验。日常繁重的学业内容,充实着每天的生活,忙里偷闲地保持着自己的那些小爱好,也平添了几分乐趣!
在学校与同学们交流讨论时的思维碰撞让我成长不少,尤其从跨专业的同学那了解、体会他们学科的“异域风情”,我都倍感眼界大开!正如刚进国科大看到的标语那样:遇见国科大,遇见未来不可思议的自己。
——作者感想
往期推荐
看官可有什么想与国晓薇分享的?
投个稿告诉我吧~
投稿邮箱:wechat@ucas.ac.cn
观微之光,可明远方
文字/何书琪
图片/何书琪 程璨
美编/纪灿雄
原标题:《莲情,来自国科大理工生的文学遐思》